广州围巾价格联盟

建筑 | 当世最伟大的女建筑家,如今遗作获2016最佳公共空间大奖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完美主义者,

必将创造完美。

……


“建筑女魔头”


2016年最佳公共空间大奖,

获奖的是一座博物馆,

它建在意大利的滑雪胜地,

南蒂罗尔。




博物馆以梅斯纳尔命名,

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

攀登过14座,

超过8000米高山的登山者。




设计这座博物馆的人,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

届时她刚刚得知,

自己设计的2020年,

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项目被取消。




她没有在这场失败里停留,

因为取消这个项目的,

是日本首相,

艺术经常为政治妥协,

她尽人事,然后听天命。




扎哈转身便设计了这座博物馆,

她把它建在山洞里,

以弯曲的线条,

和象征未来的设计感,

让人重新体会探索的乐趣。




进入这个“小土堆”,

空气中弥漫的童趣,

让人内心稍安。




摸索到土堆的另一边,

巨大的悬空看台,

将万年千山的缩影,

送到你的面前。




常常等游客下了山,

还在仔细打磨着,

自然精心挑选后,

所赐予的馈赠。




今天这座博物馆,

得到了它应有的殊荣,

而扎哈却再也无从得知,

今年3月30号,

她在迈阿密与世诀别。




扎哈走的没有预兆,

她因为支气管炎入院,

最终却因心脏病发去世。




合伙人帕特里克说:

“她之前一切正常,

她去世的时候,

我就在医院,

‘震惊’是唯一的形容词。”




这个坚强大胆,

有些健硕的中东女人,

死于心脏衰竭。




她曾说过,

“两百人的工作量,

我们二十个人完成。”




1950年,

扎哈出生在伊拉克,

父亲是一位开明的政治经济学家。




母亲性格极强,

并醉心于家具收藏,

以至于小扎哈家的物件,

常常“乾坤大挪移”。




母亲超凡的品味,

对扎哈影响极大,

母亲极爱收藏波斯地毯。




在扎哈的记忆里,

波斯地毯中纷繁的图案,

与直线条的几何图形组合,

“于重复中诞生、变化与富饶”。




父亲朋友的儿子,

是一位建筑师,

他让年幼的扎哈,

产生了一个建筑梦。




两河流域的古老文明,

仿佛镌刻在艺术家的灵魂里,

扎哈带着这样的灵魂,

向着自己的梦想迈进。




她独立又清醒,

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

并没有就读心仪的建筑学,

而是在黎巴嫩的一所大学里,

学习数学专业。




她从未为她的选择解释,

但是我们何尝不能在她的作品里,

看到数学的天然之美呢?




毕业之后,

她立即移居伦敦,

在伦敦建筑联盟学院,

攻读建筑学。




陌生的环境,

之所以陌生,

是因为自己的格格不入,

扎哈初到伦敦,

便有了这样的感悟。




她甚至猜测是否因为自己穿的衣服和做事的方式与别人不同,以至于大家完全忘记她到底是做什么的。




她以优异的成绩,

从学院毕业,

并进入大都会建筑事务所。




那段时期,

她并不得志,

她超前的审美,

夸张的线条无人识得。




人们藐视她所画的图纸,

和设计的方式,

他们认为,

那是不可能建成的。




她向香港顶峰俱乐部,

提交设计图纸的时候,

建筑界一片哗然,

无数的人批评她的建筑,

“仿佛就是一个面团被随便捏了几下,

然后放在烤炉里烤一下。”




但她说:“那些观点相当无知和天真。如果按他们说的那样,就失去了信仰和梦想。他们也不相信我可以建成这种神奇的建筑。当时商业味太浓了,他们已经忘记,世界的确是建立在这些伟大项目之上的。”




事实上,扎哈的设计图纸,

得过许多国际大奖,

但41岁之前,

扎哈的作品没有一个建成。




她被人戏称为,

纸上谈兵的建筑师。




证明扎哈的,

维特拉消防站,

那是她第一个建成的作品,

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她回忆说:“二三十年前,这真的很难。你是一个女人,一个外国人,一个做非传统建筑的建筑师。那时我觉得,就到此为止吧,可是几天之后就决定还是要继续,我清醒地意识到,我就要这么做下去。”




维特拉消防站一役,

拉开了扎哈角逐建筑界的号角,

她用她天才般的灵感,

以及“流线女王”美誉,

征服了一个又一个难题。



德国莱比锡BMW中央大楼,

首尔东大门设计广场,

阿塞拜疆巴库Heydar Aliyev文化中心。




伦敦奥运会水上中心,

罗马MAXXI博物馆,

沃尔夫斯堡Phaeno科技中心。



北京银河Soho,

广州大剧院,

香港理工大学赛马会创新楼……




她已建成的项目,

遍布全球,

她未建成的项目,

也还遗留许多。




她2004年得到普利兹克奖,

在哈佛、耶鲁等大学执过教,

她最著名的学生,

是丹下健三。




让这个比她自己还早地,

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

甘心在她手下就读,

是件不容易的事,

然而扎哈做到了。



她一生未婚,

自己戏言嫁给了建筑,

她对待下属十分严苛,

办公室里最常听见的一句话是,

“我不满意。”




她不仅设计建筑,

也热心设计家具,

以及时尚用品。



职员们害怕她穿自己设计的鞋子,

因为当扎哈觉得不满意你,

或者对自己不满意时,

她就会换一双鞋来舒缓心情,

每当这时她就变得脾气火爆。





她离开的日子巧合,

第二天是愚人节,

很多人都以为是玩笑。




当消息确认无误之后,

痛哭的人似乎不多,

大家都莫名的觉得寂寞。




再也看不到扎哈的新鞋,

再也听不到她办公室的怒吼,

再也无法期待在世界上与她相见,

光是想想,

就足够让建筑师悲恸了。




她的作品打上历史的烙印,

揉进了自然和天地里,

显得每一处剪影,

都盛满了生命的呼吸。




对她来说,

这些经久传世的作品,

是儿时的梦想,

也是亲手创造的传奇。




她的作品遍布全球,

她的粉丝在这片,

洒满扎哈营养的土地里,

向着她一步一步靠近。




她不经意间将梦想,

植入年轻的建筑师心里,

仿佛只要她还在那里,

便是心火不熄,苦行永继。




如今她走了,

于身谓之幸,

于世谓之悲。



来源:艺非凡

图片:网络

责编:卫荣



举报 | 1楼 回复